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飞艇开奖 > 探询 >

探询山西灵石煤矿爆炸案:挖煤背枪过界就炸矿

发布时间:2019-06-19 01:5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月5日清晨,一轮满月照在黄土高原上,山西境内一山之隔的汾西县永安镇陈家垣村私开煤矿与灵石县王禹乡回祖村废弃井两个非法小煤窑打通了,灵石县回祖村村长带领民工到井下查看。随后井下发生爆炸,29人无一生还,其中四川民工就有20人。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争夺煤炭资源的人为爆炸案。矿难是怎样发生的?矿老板是怎样安排炸井的?四川民工千里迢迢虎口刨食境遇如何?作为四川唯一进入现场的媒体,本报特派记者深入黄土高原腹地的灵石县王禹乡回祖村,探寻灵石煤矿爆炸案背后鲜为人知的黑幕。———编者

  2月5日,农历正月十五下午1时30分许,灵石县政府接到报告,4日该县回祖村村委会主任甄毓秀带领27人下井十几个小时未归。灵石县政府有关人员迅速赶往出事井口,带有刺激性气味的白色雾状气体正不断从井口喷出。

  下午5时30分,晋中市矿山救护队赶到回祖村,井下温度高达40℃,抢险暂时搁浅。当晚8时30分,救护队在井下发现17具尸体。多数死者面部朝下,有的还把头扎进地下煤层里,由此判断可能是中毒死亡。6日上午,救护队移师汾西一侧的陈家垣矿井,巷道里雷管和炸成多截的电缆随处可见。7日,灵石县回祖村矿井井下通道被打通,抢救人员又找到3名遇难者。9日清晨,井下29具遇难人员的尸体全部找到,搜救行动结束。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涉嫌私挖滥采、争夺煤炭资源、发生过激行为、造成人员伤亡的刑事案件。

  经核实:29人中回祖村村民6人,汾西县1人,重庆垫江2人,四川三台2人,罗江2人,中江16人。矿难发生,70多个民工家属赶往灵石。12日,德阳派出由德阳市委农工办、市法律援助中心、市公安局以及中江县等有关部门组成的工作组奔赴现场。目前工作组和民工家属还留在灵石等待最后的处理。

  背着猎枪,眼睛在黑黑的矿井里四下张望,要不是记者亲赴此地,很难相信这就是眼下山西一些“黑口子”(当地对无证小煤窑的通称)里的真实画面。记者见到死者游维富(中江民工包工头)的老婆唐英秀时,唐正躺在王禹乡卫生所挂点滴。唐的哥哥也葬身井中。她说,出事前一天她还到乡上给工人把矿铲、洋镐等井下作业工具买齐了,“凌晨3点左右,我哥匆匆地敲门,说半小时前矿井挖通了,陈家垣村那边的人通过相通的口子摸了过来,用双管猎枪把我们的人逼在墙角,然后布置炸药将这边坑道炸垮了。”“丈夫回家后我就让他别干了,他说再干一天,把被炸坑道清理一下,往回拾些漏矿,顺便给大伙算下工钱,然后就换地方,没想到当晚就出事了。”

  逃过一劫的回祖村矿工袁文成证实了唐英秀的说法。2月3日晚,回祖村村长甄毓秀认为汾西的黑口子已经挖到自己地盘上,让工长袁文成带5个矿工进坑查看。袁文成和5名矿工在坑道里和汾西的人遭遇,“被他们用猎枪逼到坑道死角,矿灯也被没收,吓得都尿湿了裤子”。汾西的人将炸药放好后,才让他们走掉,然后将坑道“放了顶”(即炸塌)。此事令袁文成大受刺激,当夜他从矿井出来后便打电话给甄毓秀辞工不干了,随后数天闭门不出。2月4日深夜,甄毓秀带领矿工赶到矿上,携带炸药下井,准备报复对方,随后井下发生了两次爆炸。

  记者赶到王禹乡时随行司机告知,千万不可暴露身份,不然采访就没法进行。悄悄摸进一家小旅馆,一间小屋子里住着8个人,天很冷,但没人给他们烧炉子。见有老家记者采访,痛失爱子的王秀华(中江民工陈名超的母亲,陈仅18岁,是此次矿难中年龄最小者)又哭了。一中年男子闪出门外查看,他说乡政府随时都要来人查看情况,最怕记者来采访,他要出去放哨。没多久,一名干部模样的当地人走了进来,记者谎称是老家派来的工作人员,他说绝对没见过,请我马上离开,采访被迫中断。赶到乡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说当官的都下乡检查煤窑去了。记者电话联系上乡长后,对方表示他无权接受采访。当天下午记者又和灵石有关部门取得联系,要求对矿难作进一步采访,对方以爆炸案还没侦破为由拒绝采访。

  万般无奈,记者和德阳赴灵石工作组取得联系。组长、德阳市农委副主任田春光告知,他们只是来协助灵石方面处理善后事宜,具体情况也不了解。田告诫记者少和工作组来往,以免激怒灵石不利家属赔偿。

  走在煤灰飞扬的灵石县城,我不禁羡慕起我的同事代建军,此时他正在吉林采访火灾,吉林方面给每位记者发放采访证,统一安排食宿,及时召开新闻发布会,代建军可以随意进入事故现场和医院。

  昨日下午,住在王禹乡的死难者家属打来电话,说赔偿依然没有结果,他们不知道在那地方还要等多久。

  冬天的吕梁山光秃秃的,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机,三三两两的捡煤人在路边歇着。灵石,吕梁山区东部一个小县城,境内71%的地方产煤,煤炭产业占县财政收入70%以上。县城群山环抱,“灰头土脸”,超重拉煤车在城里来来往往,每天傍晚到清晨,整个县城被呛人的煤烟笼罩,街面上冰都是黑色的。看不到绿色,太阳像蒙上一层厚厚的煤灰,整个县城笼罩在矿竭城衰的阴影下。17日下午,记者高价租了一辆长安面包车,司机20年前就从王禹乡往外拉煤,熟悉当地村村寨寨,会说当地方言。路过王禹乡收费站时,一个穿路政执法服装的青年男子伸过来一双“黑手”,司机说这是长时间在煤灰里工作造成的。

  出事的回祖村距灵石县城约35公里,多年的煤炭开采严重破坏了当地生态环境。通往回祖村的山路路面上,覆盖着一寸多厚的煤灰,脚踩下去粉尘四扑。一辆大卡车经过,搅起煤尘遮天蔽日。走在村里,一阵大风刮过,全村都笼罩在黄黑色烟尘中,十多米远便看不见人,回祖村窑洞也已经变成一片黑灰。村民们排队在水井里打水,那水也是黑黑的。许多窑洞都关门闭户,怕政府调查,曾经开过“黑口子”的村民都外出躲藏了。

  据陈家垣煤矿矿主庞龙虎向警方交代,2月3日他买了5箱土制炸药、6袋引信,4日晚派陕西籍民工吴某等4人把炸药、雷管安置在坑口引线,导致矿难发生。

  据矿工们介绍,当地采矿中常见情况是,“黑口子”里哪方开采越界了,对方便用炸药把井下坑道炸塌堵死。村民翟勇刚告知,去年两个矿就打通了,当年就炸过5次。“原来在这个矿上打工的都是回祖村人,但村里人觉得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去年都换到其他矿上去了,老板这才四处托人找外地民工,只是没想到冲突会这么激烈。”令翟勇刚迷惑的是,原来爆炸都没人员伤亡,这次咋死了这么多人呢?

  当地警方介绍,由于这次矿难没有幸存者,29名井下作业矿工全部“洗白”,爆炸究竟是怎么发生的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游维富原来带着矿工在王禹乡柏苍矿采矿,干了两年后坑道已经被挖得太深,井下水很大了,凭粗糙的手工挖掘方式矿工们没有太多的工作面可做,算下来拉一车矿没几个钱可挣。春节前,他们听说回祖村煤矿要人,便举家搬迁过来。矿工介绍,进大矿要凭关系、看能力,他们想进也进不去。“黑口子”里挖煤,收入一般在1500~1800元/月,比在家种地划算,也明显高于国有大矿,矿工们愿用命去赌。

  据了解,有两万多四川民工在灵石“黑口子”刨食,29名死者中23人都是外地人。当地贫穷的村民为什么不进“黑口子”?一名私开“黑口子”的村民说,用本地人太麻烦,平时报酬差不多,但出事后要价高,外来民工不可能讨价还价。村民王春新兄弟5人,3人死在黑口子里,王禹乡中学十多个学生的父亲都死在煤矿里。即使这样,可还有不少村民抱怨外来民工抢了他们的饭碗。

  回祖村一位知情者告知,村里由南到北顺河沟密麻麻布满了新旧黑口子,有50来处,“不管谁的地,只要你有钱,都可以开口子”,而对土地承包者的补偿费用从几百到几千不等。由于煤价大涨,一吨一般的煤卖价高达270元,质量差的也可以卖到150元,而包括工人工资在内的生产成本每吨只要38元,开上一个小煤窑,“等于弄了一台印钞机。”

  村民们说,这些口子都有背景,出事的矿主是回祖村村长,陈家垣矿真正的老板是汾西县一名村支书,还有个别乡镇干部在“黑口子”占干股。一遇检查,就有人通风报信,关系不硬的矿主则只好用笨办法,雇人成天站在山坡上,拿着望远镜,一看见远处过来可疑车辆就赶紧打手机,井下就急忙撤人。

  灵石县国土资源局一名工作人员说,每年政府不知派出过多少执法队,现场断电、断水、封炸井口,对煤老板罚款、拘留甚至判刑,“可以说,我们能用的方式都用尽了。”

  “出事口子的煤是肥煤,回祖的人要吃这个煤,汾西的人也要吃这个煤。”遇难者王春新的母亲说。“吃上煤就富,吃不上煤就穷。”“吃煤”是当地人口头语,就像“吃饭”“吃肉”一样寻常。肥煤、瘦煤,也是在评说煤的好坏。人吃煤的诱惑后面,是煤吃人的现实。黑口子开得太多,田地开始下陷。村子东边有一块地,由于两家黑口子抢煤,挖空了地基,“牛耕地时一脚踩出一个窟窿”,连坟地都挖出了裂缝。在村里采访时,村民不断打听“整顿好久结束”,他们认为小煤窑给了一条活路。黑煤也使过去相对单纯融洽的邻里关系出现裂变,过去甄家和村民们关系很融洽,开黑口子赚钱后,兄弟两个车来车往,和村民们见面连招呼都不打。

  去年8月30日,山西省政府通过当地媒体对前年10月至去年3月间吕梁地区朱家店煤矿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灵石县两渡镇太西煤矿特大瓦斯煤尘爆炸事故、吕梁地区孟南庄煤矿特大瓦斯煤尘爆炸事故和安泽县永泰煤矿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查处情况进行公告。在上述4起特大煤矿事故中,共178人遇难,13人受伤,18人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64人被撤职、降级。

http://mille-alliances.com/tanxun/31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